杨大民、彭吉岳成功辩护:扫黑除恶行动中周某被控四罪,三罪不予起诉

时间:2020-07-06 来源: 作者:杨大民,彭吉岳 浏览: 打印 字号:T|T
  近日,京都律师事务所杨大民、彭吉岳律师在扫黑除恶行动背景下办理的宁夏被告人周某涉嫌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非法侵入住宅罪、开设赌场罪一案,经有效辩护,四罪中三罪不予起诉,仅寻衅滋事罪移送起诉,且周某立即被取保候审。这一案件,体现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刑辩律师的专业和勇气,也体现出了司法机关的公正和坚持,更加凸显了党中央依法治国的决心。

  “扫黑除恶”应在法治轨道上进行

  2020年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收官之年。2018年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明确从2018年1月23日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

  据报道,截至2020年4月底,全国共打掉涉黑组织3120个、涉恶犯罪集团9888个,起诉涉黑涉恶犯罪案件28422件175237人,一审判决19381件119855人。立案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56098件,处理67190人,给予党纪政务处分47056人,移送司法机关7527人。可以说扫黑除恶行动取得了显著成效。

  但不可否认的是,轰轰烈烈地扫黑除恶运动中也出现了一些“走偏”现象。有媒体列举了扫黑除恶行动中的十大错误做法,比如:办案数量定指标、将之前无罪判决撤销再起诉、超时效追诉等。最高检层面也意识到这些偏差,连连指出不可以对扫黑除恶下指标!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是为了打击黑恶犯罪、维护社会和谐稳定,自然应当严格在法治轨道内进行,不可矫枉过正。

  把最后希望寄托在京都律所

  被告人周某,早年经商积累了一定财富,经济实力较为丰厚,时而向他人出借资金,收取利息。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周某被他人举报为恶势力。经过公安机关对犯罪线索的征集和调查,周某被指控在索要债务的过程中多次实施犯罪行为,涉嫌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非法侵入住宅罪,同时还涉嫌开设赌场罪,共被指控四个罪名。

  周某的家属曾委托当地律师辩护,但由于案件性质特殊,事实情况复杂,在与办案机关的沟通过程中,深感艰难,一时难有进展。周某的家属找到京都律师事务所时,杨大民、彭吉岳律师也深知本案辩护的难度之大,本着对当事人负责的精神,杨大民、彭吉岳律师对家属如实相告,表示如果家属预期过高,恐怕不能接受委托。不过,由于家属的坚持和恳求,杨大民、彭吉岳律师最终接受委托,迎难而上。

  与同案十几名嫌疑人相区分,辩护策略很重要

  根据起诉意见书:周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被集体指控,组成团伙,以暴力、威胁、恐吓等手段有组织地实施犯罪行为,应认定为“恶势力”团伙。了解案情后,辩护人认为,该涉案团伙被指控的犯罪行为有十余起,而周某只牵涉到其中较少的部分事实。并且,在辩护人会见时,周某辩称所谓的团伙成员,有些人他根本不认识。

  基于此,辩护律师确立了将周某与团伙相区分的辩护策略。从案件事实上讲,周某只涉及其中部分事实,且周某被指控的犯罪主要发生在其索取个人债务的过程中,与他人关联不大;从行为主体角度讲,周某被指控的部分犯罪也主要是其个人或者少部分人事实,人员之间不具有严密组织性;从人员关系来看,被指控的团伙成员中,有些人周某并不认识,这不符合团伙犯罪的常识。

  证据之辩、程序之辩,专业意见触动检察官

  辩护律师复制到本案卷宗后,着重对周某的犯罪事实进行了研究。通过细致阅卷,辩护律师发现了证据体系的诸多问题,例如:本案基本只有言辞证据,而证人证言、犯罪嫌疑人供述、被害人陈述之间又存在大量矛盾。关于一起在宾馆的非法拘禁事实,周某供述自己从未去过该宾馆,被指控参与该起事实的同案犯也供述没有去过。至于到底是谁在宾馆里看守着自己,被害人自己的陈述也前后不一。

  辩护律师认为这样的证据体系远远没有达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辩护律师将上述意见与检察官进行了多次的充分沟通。以专业和细致的精神触动了检察官,也使其充分重视到了本案中存在的问题。最终,本案在审查起诉阶段两次退回补充侦查。

  庭前辩护,每次见面都当成“开庭审理”

  把握审前辩护机会,把工作做在庭前,不被动地等待开庭辩护,是杨大民、彭吉岳律师的习惯。刑事辩护,没有固定的套路和程式,真正专业和负责的律师不会按部就班地等待机会降临,而是善于把握形势,创造机会,赢得主动权。

  案件正式开庭审理以前,也是表达辩护意见的重要时机。辩护律师逐步向办案人员表达意见,渗透观点,也有助于意见最终被采纳。本案中,在与检察官进行沟通时,辩护律师每次都当做是“开庭审理”般郑重对待,不仅使辩护意见得到了采纳,取得了办案效果,也赢得了办案人员的尊重。

  四罪中仅一罪移送起诉,当事人立即取保候审

  经过辩护律师的不懈努力与办案机关实事求是的坚守,最终,在检察院的起诉书里,周某原本被指控的四个罪名,只剩下一个寻衅滋事罪被移送起诉,其余三罪均不予起诉。另外,考虑到周某犯罪情节较轻以及人身危险性较低,周某也已经被取保候审。当事人以及家属对辩护律师的工作表示高度认可和感谢。